电影搜索:我不是潘金莲奇异博士神奇动物在哪里勇士之门
经典影评:十大经典电影推荐 国产经典电影影评 奥斯卡经典电影影评 国外经典电影影评 最新精彩影讯

本站共有44058部电影,今日更新4040

首页  »  新闻首页  »  最新精彩影讯  »  一个人的露天影院(组图)

一个人的露天影院(组图)

时间:2013-3-20 10:25:17  作者:李魏 来源: 青岛日报 点击:加载中


        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建一个露天影院的网站呢?我是我喜欢小时候大家在露天一起看电影的样子,但是现在不知多少年没有看过了,那么我就做这么一个网站,只给怀旧的人看,怀念露天电影,怀念那段难忘的岁月,不管如何,只要我们还有梦,不是吗?露天影院是给有梦想的人看的!让我们看看还有多少人在坚持自己的梦想呢?一个人的露天影院!
本报记者
一个人的露天影院
一个人的露天影院
一个人的露天影院
 
 
 
当人们以为,露天电影院正伴随着那个纯真年代渐渐走进历史,成为一个个久远的故事的时候,王其璋和他的同事们却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以露天电影为平台,如火如荼地推进农村公益放映工程开展。
 

 
作为一名普通的基层电影放映员,王其璋35年来走村串乡,执着守望着这个给无数人营造简单的快乐和浓郁人情味的精神家园,用大银幕为地处偏远的村民们打开一扇世界之窗,用文化之光照亮孩子们斑斓的梦想……
 

 
周一下午4点,54岁的即墨市电影放映员王其璋照例准备出门。一台崭新的SWT16小型放映机,一幅4米半长的幕布,长短不一的不锈钢支架,手写片名的电影海报,还有一柄陪伴他35年的灯头硕大的手电筒。
 

 
午后灼热的空气尚未散去,即墨北安街道营东村的公园西广场上此时依然静寂,王其璋开始工作。他在公园周遭的墙壁上张贴海报:“今日放映 《叶问2》《举起手来2追击阿多丸号》”。翠绿色的彩印海报中央,毛笔手书工整清秀。据说,1976年王其璋18岁那年,能从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当上人民公社的放映员,这一手的好字功不可没。之后他在广场一侧架起高杆,将幕布展开固定,大幕两侧放音箱,又在距离银幕8米的位置调整放映机的三脚架。
 

 
35年重复一套动作
 

 
银幕变了,放映员没变
 

 
过去的35年间,从三月至十一月份的几乎每一天,王其璋都会重复这套动作。银幕变了,长度从2.15米变作3米,再延展到现在的4.5米;音箱变了,从单声道到多声道立体声;放映机变了,从70年代使用8.75毫米胶片机到80年代的16毫米胶片机,再到现在的全数字化装备;影片变了,从枯燥的科教片到城里影城上映的大片;阵容变了,从至少两人的放映组合到单兵作战……可熟悉王其璋的人都说,放映员老王人没变,甚至他的容貌都没啥变化,老王可不像是都做了爷爷的人。
 

 
夜幕降临,公园广场上漆黑一片,只有放映机发出奇异的光束,投射出大银幕上正施展咏春拳法的甄子丹。王其璋侧对银幕,坐在一只立起的铁箱上,正盯住放映机上的电子显示框和周围的8个功能各异的按钮不放。银幕前是三五个好奇试探的孩子,身后是一百多人专注观影的老少村民,或席地而坐或随带板凳,中间是正襟危坐的老王,习惯性地弓起身子,双手搭着双膝。现在不再有搭档在一旁手摇发电机来发电,也不会出现胶片机经常发生的跳带情况,但独自放片的老王要操心的事情还是很多。
 

 
每天要看天气预报,还常备一把伞
 

 
“机器可不能淋雨”
 

 
放露天电影王其璋最担心天气:放到一半会不会下雨?数字机器有一点令老王不满,中途若停止,20分钟后影片的这个场次就会自动消失,不仅政府买片惠民的钱白花了,也会打乱全年的排片计划,更让村民们失望。老王因此养成了看天气预报的习惯,还常备一把伞:“这人不要紧,机器可不能淋雨。”若赶上雨小,观众爱看,老王也会撑着伞坚持放下去。
 

 
他还担心放映的质量。数字机和银幕的距离已从胶片机时代的15米变作8米,但仍要根据银幕以及现场情况随时调整焦距,以保证最清晰的放映状态。而银幕的洁净度有时也会影响放映的品质,所以,每年至少一次,老王要手洗这块大幕,一般都会选择秋天的农忙时节,这时节看电影的人相对少,干燥的风对幕的晾晒也是有利的。因此,在“看”电影的老王实则更关心的是影片的清晰度而不是内容,老王也不避讳说,大多数时候,他是通过购买影片附带的书面简介来了解影片内容的。
 

 
为片源向领导发过火
 

 
就是喜欢周边那黑压压一片的感觉
 

 
在大银幕明灭的光影中,老王经常会看似不经意地用余光扫视“影院”的上座率。其实在人流最少的时候,老王的露天影院也有近百人光临。两年前露天电影的放映都换成数字机后,老王向领导发过几次火,不为别的,只为片源。虽然新增了不少大片,可还是有不少村里人想看的商业片因为太贵,公司无力购买。老王太想满足他的观众不一的口味啦。他就是喜欢周边那黑压压一片的感觉,越热闹他就越有劲头。这劲头类似某种成就感。“70年代那会儿,1000多人挤在一起看电影,还要有保卫来维持秩序,现在不再有那样的大场面了,可电影不会没有人看,尤其对咱农村人来说。”每每引领着身侧一片专注的人群,老王总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其中有欣喜更有几分淡定。
 

 
想知道过去20年即墨电影放映情况
 

 
王其璋的日记录最清晰
 

 
在农村电影放映走入低谷的漫长时期,放映员的心气也散了,最艰难的时候,即墨电影公司100多人的放映队只剩下五六人。王其璋留下了,坚持放他的电影。只要村子和村民有需求,王其璋就放。不仅要放,而且依旧放得认真投入。老王有一个习惯,到村里盖影片放映回执的公章,必随身带一把小刷子和印泥,章子拿过来,先将糊死的缝隙刷个干干净净,再拿出印泥,蘸得饱满了才盖上,所以他经手的回执单,村名永远是最清晰的。如果想知道过去20年即墨电影放映的情况,就去看王其璋的日记录,每一天的放映地点、片名、具体到秒的时间,记录得清晰条理,当然也与那一手好字有关。两年前青岛新农村电影院线建立,开始统一印制记录单,并有统一的监控平台随时监管,可老王的老习惯不改,依旧认真地做他的日记录。
 

 
说到将来很淡定
 

 
电影不会没有人看,更不会没有人管
 
   晚上10点半,王其璋收工,心里却在盘算着明天的工作任务。现在整个即墨市有37支放映队,老王和他的搭档两人就组成其中的一支队伍,负责北安街道所辖的60个村的电影放映。一个月一村一场电影的计划对于一个村子而言并不多,但对于老王,却是一项系统工程。以他的家为原点画一个圆,圆的半径为25里,这是老王的露天影院必须开设到的区域,这些村子的交通、风俗等等在他心里就如地图一样清楚。如何能够保证在每个村放映的影片不重复、并且场次均匀分布?这是老王这两年操心最多的一件事。曾经有后来加入放映队的年轻人问过老王,当初电影最不景气的时候,怎么就没操心操心自己的将来?老王还是那话:“电影不会没有人看,更不会没有人管,所以不会总是那样的。现在,电影的又一个好光景不就来了吗?”
 
   
 
   
 
   
 
   
 
   
 
露天电影院简介
 
   
 
 70年代乃至90年代,中国广大乡村包括铁路沿途小火车站等。都是露天放电影,天当房,地当院。或者学校大操场上或者空地上,常有露天电影上映,电影院其实就是一块平地,中间栽两根木桩,人们从家里搬来椅子或者板凳,满满坐一地。由流动放映队轮流到各地放映。
 

 
       那时娱乐活动很少,一听到有宣传说晚上哪里有露天电影,就携家拖口,自备小板凳,早早的占个好位置,捎上点零食,看的不亦乐乎。 16毫米的放映机架在人群中间,当试映时,坐在放映机射出光柱前边的观众,常常用手捂在一起作各种姿势投影在银幕上,像各种小动物,男女老少,很多人都会玩并乐于玩这种把戏。
 
  为了图人少空气好,每次都有人坐到露天影院银幕背面去看电影,那儿看到的图像左右是反过来的,但不影响观赏。70年代上半期在农村普及“革命样板戏”,碰到芭蕾舞剧《白毛女》这样的影片,没有对话,全靠舞蹈语汇来展现剧情,很多老农民看不太懂,这时候放映员手持一麦克风,嘴里念叨过不停,边放映边讲解。比如漫天风雪中喜儿的爹爹杨白劳舞蹈着出场,放映员就说道:寒冬腊月雪花飘,雪花飘飘年来到。搞得自以为能看懂的小青年们烦躁不已。这种放映员兼讲解员的独特放映方式,是中国的这一特定时期有过。
 
  露天放映的风气甚至影响到80年代的大学校园,因为学校礼堂坐不了太多学生,周末常在有围墙的体育场内放电影,很多学生搬椅子去看,票价比室内便宜,还有这所学校学生跑到那所学校去看的。这也是谈情说爱的好场所,有相好的男女生并排看的,也有心仪某人的同学故意搬椅子坐在人家后面的。顶着满天星光,看银幕上演绎的动人爱情故事,是改革开放初大学生周末生活一景。
 
  其时社会上也流行露天看电影,尽管城市建了不少电影院,但那时尚未有空调,都是电风扇。在南方炎热的夏季,许多恋人宁愿选择到工人文化宫的球场或者展览馆的露天展场看电影,不是图省钱是图凉爽。而80年代早几年,看电影是青年男女约会的主要方式,所以电影很火爆。到这种露天电影院不需要带凳子却要带报纸,垫坐在白天太阳暴晒夜里还发烫的一级级水泥台阶看台上。80年代中期随着电视的逐渐普及,录像小放映厅变成时尚,露天电影院这种中国特色的事物,也在中国的城市销声匿迹了  
 
   
 
   
 
   
 
   
 
   
 
   
 
   
 
   
 
   
 
   
 
   
 

本文标签: 露天影院  露天电影  

上一篇:2012年进口大片电影55部前瞻[盘点] 下一篇:没有了




0顶一下 0踩一下

评论啦